钱钟书说过:婚姻是一座《围城》,城外的人想进去,城里的人想出来。

自从《婚姻法》重新定义了婚前财产后,恋爱不再是扶贫,而是家庭资产重组。

“不想努力了,找个有钱老男人算了”,每次当我写不出公号文的时候,就如此调侃自己。

尤其是放开二胎,不,是摆摊政策后,晚上不写文,还可以选择摆摆摊蹬蹬三轮,岂不快活。

当然,想找个有钱人借壳上市也没有错。

这不,最近有个26岁的美女——徐女士,在跟男友分手后,居然被要求追86万的恋爱款。注意:是86万,不是86元。

果然,贫穷还是限制了我的想象力。

徐女士个子高挑,模样端庄,自述当初追她的人不少,就是觉得前任对她很好(有钱),就在一起了。

当然,男方非同龄人,用徐女士的话说,是个老男人。原话还要难听,我就不说脏话了。

男人老没关系,名下有几家公司,恋爱期间给徐女士发红包,大部分是5千、1万,多的时候一次就转了11万。(哎呦,我酸了。)

没想到,两人分手了,徐女士被前男友将她告上法庭,讨回共计86万的恋爱款。

猫妹说句公道话:这段关系里,两人都是受害者,不然何至于如此恶心对方。

美女献出了青春;男人也付出了金钱。只不过,法律只承认金钱的显性价值,不认可美貌的隐形价值。

这哪是谈恋爱,分明是保本理财。买原油宝的土豪哭了,泡妞的有钱人笑了。

正如张爱玲所说:“你年轻么?不要紧,过两年就老了,这里最不缺青春了。”

占便宜的总是强者

经常会有同样的女生问我:“对象总生气怎么办?”

人在什么情况下会生气?应该就是投入太多,收获太少,也就是产生了亏损。

一个企业亏损,最主要的原因应该是没有竞争力,如果绝对优势不足的话,发掘一下自己的比较优势。比如说,中国企业往欧洲国家卖口罩等纺织品,自然是手到擒来,如果非要往欧美卖汽车,肯定要受伤了。

别说了,富婆,找对象的性别门槛不要卡那么死,看看我,我可以的。

当然,一个人能够不在乎亏损的话,也就不会受伤了。

在亲密关系中,占便宜的总是强者。有房的可以看不起没房的;有钱的可以看不起没钱的;头婚的可以看不起二婚的......

什么是强者呢?自然是手握稀缺资源的人。

这也是为何富二代身边不缺美女,美女身边环绕着有钱人。

资本是硬通货,利滚利;美貌是消耗品,日渐流失。

经济学上有个著名的戈森法则可以解释——同一享乐不断重复,其带来的满足感会不断递减,第一次和第二次所获得的满足感最大。

这也解释了,为何美貌在金钱面前,依然是弱势。

东食西宿

“我想要很多爱。如果没有爱,有很多钱也是好的。如果连钱也没有,至少我还有健康。”亦舒借喜宝的嘴说出了无数女人的心里话。

对于女性,有个经典的择偶难题:面前有两个男人,一个有钱但是很丑,一个很帅但是没钱,该如何选择?

如果不考虑道德约束。

我想答案应该是:和有钱人吃饭,和帅哥睡觉;一个玩心,一个玩肾。

东食西宿,醒来还是一场梦。

简·奥斯丁说:“人们总是把有财产的单身汉看作自己某一个女儿理所应得的一笔财产。”借婚姻的梯子改变现有处境,从未改变过。

恋爱是双向选择,是可以通过“交易”实现“共赢”。

经济学将“看不见的手”奉若圭臬,从中衍生出的重要观点就是相信市场的自发秩序。这就是婚姻市场中,人人耳熟能详的“自由恋爱”原则。

但婚姻市场中另一条重要的自发秩序却往往被我们低估:“门当户对”。各阶层婚姻市场间普遍存在“壁垒”,外貌壁垒、教养壁垒、文化壁垒等等。

克服这些壁垒的成本非常高昂,以至于我们总是对那些勇于尝试者寄予厚望,并迫不及待地冠之以“童话”的美名。

鲁迅说过,“婚姻是性交前的广告”,越是欲望得不到满足,就越会看什么都是欲望。

如果理想对象已经被套牢,做二奶好不好?

当然,不!可!以!!!

一夫一妻制已是最优解,一夫多妻或者一妻多夫会打破市场的均衡。

又帅又有钱的王老五可能会形成市场垄断,从而像移动、邮政一样,成天被人骂娘。

这时候,让我们全体起立,为小猪罗志祥让路。

借壳上市看似一条快速的途径,最终很多都以失败收场。

喝不了星巴克,可以喝瑞幸。不过,最近瑞幸因为财务造假遇到了麻烦,那就喝一点点。

做人可以不努力,但一定要逃离贪欲,就像要远离赌博一样,它会让你上瘾,先赢一点小钱,然后输光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