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乐悲喜皆是自作自受

梦参老和尚

就像刚才陈圭璋居士介绍,我在大陆监狱呆了三十三年,大家听了,都认为是嫁祸给我,使我在里头受苦。其实这是我自己作的——自己的业,自己受,这是很公平的事。

经常有人向我抱怨:这个世界很不公平!财富有富有贫;寿命有长有短;家庭成员有和睦,也有不和睦的,这个世界任何事情都不平等。

他问我:“这样平等吗?”我回答说:“从我的角度看去,这一切都很平等。”不是吗?今生富贵的,是前世布施、行善而有。今生贫苦,饱受生活压力,人家当老板,你当伙计,受人支派。如果有智慧,能看到自己前几世的所作所为,就会明白,这一切都非常公平——明白心里的一切苦乐忧喜,都是自作自受。

现在面对苦境,一天到晚把心纠在一起,还想求解脱,那是办不到的事。真正想求解脱就得消业,认识到这是自己应该承受的。就怕明明知道应该受,还不肯接受,这样自然产生痛苦。因此身体的苦乐、心里的忧喜都是自己作的。

身体和外境接触后,在心里先有个印象与概念,遇到欢喜的就想吸收,不欢喜的就想排斥。这一切都是幻想,能够真正随心所欲吗?《金刚经》讲,这一切都“如梦幻泡影”。

心经过了受、想、思三个历程之后,就起了怎样付诸行动,而这种思还只是心的思想而已,身体还未行动。心思惟后通过口叫口业,通过身就叫身业。身业在佛教讲有杀、盗、淫,口业则有妄语、两舌、绮语、恶口等,意有贪、嗔、痴。通过了身、口、意,造种种业。口里赞叹三宝、称三宝名号、读诵大乘经典,口业自然清净;身拜佛或诵经、静坐等,身业自然清净;意里思惟观想庄严佛像,或观想佛所说的经义,意业自然也清净。

《金刚经》讲“应无所住而生其心”。如何住心,又如何降伏其心呢?如何把心降伏到纯善无恶呢?乃至于善也不可得,善也是心所生的。心无所生,没有善恶之念了。这种境界我们达不到。由此而生的善恶,善是心的活动,恶也是心的活动。善的活动叫业,恶的活动也叫业——造恶业的就得受苦果。心所造的业为主导,身所造的业还没有形相时不定罪。若发自口、发自于身,就定罪了。

人从生下来那一刻开始,就具足了善恶,也就是前生所造的善恶种子,全都带到今生来。有人讲,一念之间可以造很多的恶业,一念之间也可以行很多善事。这“一念间”并不是一个念头就停了,而是心里起了一念,口说出来,加上身体实践。善有善的意识,恶也有恶的意识。如上面讲的,善心代表不贪、不嗔、不痴,不善的心就具足了贪、嗔、痴、贡高我慢、疑及邪见等。但不论善恶,心总是一个。